重生之恰恰年华 第一百九十三章 拿什么保证
作者:宋颂的小说      更新:2018-01-13
    r192

    知道人在盛家主宅就好办多了,但同样的麻烦就麻烦在这。

    盛家的主宅,那是盛家整个家族的根源,贸贸然闯进去没有个正儿八经的名目还真不好对盛家人交待——虽然盛家恶名在外,但好歹也算是大门大户的世家,就算是知道颜秋意在盛家,他们也不能就这么大摇大摆的闯进去。

    当初蒋家闹得那通乌龙事件,他之所以敢直接闯进门,凭的恰是蒋老爷子恩怨分明快意恩仇的性子,哪怕是真的争执起来也不会太伤情面,无论如何也不会上升到萧蒋两家之间的家族恩怨上。而盛家则不然,不说盛家与萧家死对头为伍,单就盛家当家人盛恪的老奸巨猾来说,事情就十分难办,更别提还有个一看就不是善茬的盛广煊。

    萧君扬叹了口气,心里更加担忧颜秋意的处境了。

    盛广煊一而再再而三的去跟颜秋意接触,摆明了就没安好心,虽然不知道他想做什么但之前好歹还算有个底线,知道颜秋意是他护着的人,行事无论多么猖狂多少有些顾忌。但这次不是,这次直接就借着谭贲的名义把人给骗来,而且约定的地点还是崔家旗下的一家饭店,而崔家恰恰是谭家的姻亲,如此的肆无忌惮。

    所以,盛广煊这么大费周章的把人掳了去,是为了什么呢?

    这一点不单是萧君扬好奇的,就连颜秋意也百思不得其解。

    换了房间,盛广煊在房间待了一段时间,许是觉得她身中迷药又是在盛家没机会轻易逃脱,处理好文件交待几句就离开了房间。前后两个多小时的时间就走了,倒让平静下来的颜秋意心生纳罕,这就……完了?挖空心思把她弄来用了麻药就为了放屋里圈着?

    不不不,一定有更大的阴谋!

    不是颜秋意太看得起自己,而是前世的时候盛广煊对她身边的人做下种种不可饶恕的事情,为的就是逼迫颜秋意跟他在一起——他当时家庭美满妻儿在怀,不知怎么就脑抽了忽然想起她这个‘真爱’来了。非要逼着她当他的情人。

    这脑回路也是清奇。

    那这次呢?

    依着盛广煊本身的手段,再加上他重生对时事的准确把握,应该不会多么需要一桩门当户对的婚事为他巩固地位。颜秋意脑子活泛的想,那就是为了让她嫁给他?这特么也不对啊,骨子里再成熟,壳子还是个没成年的粉嫩少女啊,就算是真要去领证也要等个五六年,没头没尾的为了什么。

    那会不会是为了……

    门突然被人敲响,颜秋意以为是盛广煊去而复返,索性别过头不去理会,片刻之后门从外面被打开,来的却是一个让她意想不到的人。

    “你……你好。”有些涩然的少年音在身侧响起。

    咦?

    颜秋意回头,竟然是刚刚那个看起来有些病娇的美少年。

    他的手指不自在的搓了搓放在膝盖上毛毯,语气中带着忐忑与小心翼翼,“你……你好,我……我是盛……盛清儒,我是广煊哥的堂弟。”

    短短的一句话,就已经让他涨得脸上浮现淡淡的粉色,有那么一瞬间颜秋意甚至觉得对方比自己还要女人,周身气质宛若一朵不胜娇羞的水莲花,如果不是时间地点人物场合不对,颜秋意还真想上去交流交流。

    ——她现在的情绪已然调节的差不多了。

    这辈子跟上辈子最明显的不同就是,经历的事情多了眼界开阔了,看待事情的方式自然不一样。确实她之前想起全部记忆的时候情绪受影响有些失态,但是经过将近半天时间的冷静,很多症结已经想通。所以低迷的情绪一扫而空,现下想的不过是怎么逃出去。

    至于逃出去之后,自然就是有仇报仇有冤报冤了。

    “你好。”颜秋意点了点头,没有多说些什么。

    盛清儒嗫喏几声,脸上的粉色愈加浓郁,他的手在轮椅扶手上重重握了一下,神色之中竟带着几分羞愧跟歉疚。

    “我,我知道这话可能有些突兀,但……但是我知道堂哥做的事情确实给颜小姐带来了很大的困扰,所以,”坐在轮椅上努力挺的笔直的身子认真的鞠了一躬,上身几乎要跟双腿贴附,“抱歉,这次的事情,是盛家做错了,我代表盛家向您道歉,对不起!”

    这什么鬼?

    颜秋意差点被这个突如其来的反转弄得惊叫出声,道歉?替盛家?这唱的哪一出?堂哥不分青红皂白的掳人,堂弟不分青红皂白的道歉。

    把人当猴儿耍呢吧?!

    她冷哼一声,“我人微言轻,平头百姓一,却是当不起盛公子的这声抱歉。”

    盛家可不是团结的拧成一股绳的萧家,兄弟阋墙手足争斗市常有的事,压根不可能出现这种为了主动替兄长道歉的情况,倒是顾左右而言他借机挑起事端的更多。当初她可是经历过的,自然心中有数。

    盛清儒见颜秋意这副模样,立刻就明了了她的未尽之言,“不不不,我不是你想的那个意思,我是说,广煊堂哥这次确实有些极端,让颜小姐受了委屈。”焦急解释的模样倒不像是作假。见颜秋意还是一副不为所动的样子,盛清儒咬了咬下唇,略带些婉约之气的眸子中黯然更甚,“爷爷这两天就见好了,等爷爷病情稳定了,我就让爷爷送你回家,真的,我保证。”

    “你拿什么保证?”

    不怪颜秋意咄咄逼人不近人情,实在是她现在所处情况特殊。盛广煊不放她走苏磬敌友未变好坏难测,又加进来个盛清儒,语气倒是蛮诚恳,就是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如他表现出的那般纯良。

    “我……”

    “颜小姐。”房间门被推开,郑宽走了进来,见盛清儒在这里面上颇为惊讶,“小,小少爷?您怎么在这里?”

    盛清儒费力的转过轮椅同他答话,“盛家来了客人,爷爷不方便出面,我自然是要代为招待的,你来是?”

    看起来有些纯良的小少爷居然也这么会噎人,郑宽面色一哂心有不忿却还是恭恭敬敬的说,“奉盛爷的命,给颜小姐送些饭菜。”(未完待续。)

    还在找”重生之恰恰年华”免费小说?

    : ”” ,,精彩!

    (m..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