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恰恰年华 第一百八十五章 算不得美好(二)
作者:宋颂的小说      更新:2018-01-13
    r185

    “说,什么事?”盛广煊挑眉问向急慌慌进门的男人,“是不是要我送你重新学规矩?”

    “盛少。”来人凑到盛广煊耳边嘀嘀咕咕说着什么,偶尔露出那么一两个耳熟的字眼。

    颜秋意认得这个人,盛广煊的得力助手,郑宽。盛广煊吩咐的好多丧尽天良、断子绝孙的事情都是他去做的。而她之所以对这个人印象深刻,除了当初在一起的时候寥寥见过郑宽几面之外,更多的原因,还是在于,颜家的大部分祸事都是郑宽在盛广煊的指示下做下的。

    颜秋意神智有些恍惚,也许是吸进太多掺了杂质的香的缘故,也许是注射进体内的不知名液体,亦或许是刚刚撞得太狠,她看着进来的人视线渐渐模糊。纷杂的色彩在视野中闪进闪出。

    恍惚间,脑海中闪过许多前世的事。

    颜秋意下定决心不跟盛广煊有任何牵扯,但是不成想那时候盛广煊已经找上了远在h市的颜正泽和夏秋,趾高气扬的会面,非但出言不逊不说,甚至言语上的羞辱已经达到无所不用其极的地步,颜爸爸的脑梗塞原本控制的很好被他气得复发,急脾气的颜妈妈更是被他气得住进了医院下了两次病危通知。

    这还没完……

    远在澳洲求学的颜夏凉也被盛广煊的得力助手郑宽给迫害的……硬生生的被打断了腿,完全痊愈的可能性不足百分之零点一,甚至就算站起来也远远没有办法像正常人一样走路,这对一个年华正好的男孩来说几乎是毁灭性的打击。

    当颜秋意看到爱跑爱跳爱笑爱闹的颜夏凉——死气沉沉的坐在轮椅上,面容空洞的望着她的时候,她的心跳骤然停了一瞬。

    盛!广!煊!

    实质性的悔恨几乎要把她淹没,指甲嵌进肉里手心里攥出血来,她却感觉不到疼痛,血液倒流回心脏,她周身发冷浑身僵硬的站在走廊里看着颜夏凉。

    ——那是她血脉相连的亲弟弟,那是她在别人欺负她时宁愿自己被打的鼻青脸肿也要报复回去的同胞弟弟!他原本有着很好的未来,前程大好青春年少,前方有无限可能在等着他,可现在全都毁了,全都……毁了……

    却只能坐在轮椅上空洞寂寥的充满绝望的去度过余生。

    颜秋意当时几乎就要崩溃了,脑中不断闪过家人的面孔,行动不便的颜爸爸眼神呆滞话说不清楚的模样、双鬓斑白的颜妈妈面色苍白的躺倒在病床上、不复往日生机的颜夏凉绝望的坐在轮椅上……以及,他们望向她的目光。

    她无数次做噩梦,梦见他们看向她的目光里不带任何一丝感情,冰冷无情却又充满谴责,微微张开的双唇仿佛再说,‘为什么你没有做更多?为什么?’

    她好恨!

    恨盛广煊的冷酷无情专‘制自私,更恨自己的年少轻狂,无端招惹上盛广煊那个变态,最后却让自己全家人遭受这样大的灾祸,承受这样惨痛的后果。

    失去理智的颜秋意怀里揣了把匕首就要去找盛广煊算账,但是结果……结果却铸就了挥之不去的噩梦。

    脑子里一阵混沌,颜秋意几乎不想回忆当初那段绝望至死的日子,额头上的鲜血还在流着,震怒的情绪被抽干,只剩下周身的疲惫。

    即便努力克制,郑宽的视线还是不由自主的落在缩在床头的少女身上,她低着头周身气压低迷像是周围任何事情都提不起她的兴趣一样,一身复古风格的白色小洋装裙摆下露出白皙的小腿,少女微卷的头发凌乱的披着,额上不断渗出的鲜血更是让人揪心,然而这一切都比不上她精致灵秀的模样,搭眼一瞅就让人再难忘怀。

    忽的,少女抬起头,冷冷的看了他一眼,郑宽心下一个激灵,就看见她的嘴角勾起一丝笑,那笑容里面似乎……

    “还不去做事?”盛广煊的声音响起。

    郑宽恍然,对着盛广煊鞠了个躬就要退出房间门,在关上门的一瞬间,他被喊住。

    盛广煊看了一眼颜秋意,闪动着疯狂光芒的眸子一凝,“把苏医生找来。”

    郑宽应声,“是,盛少,我这就去。”

    门“嗒哒”一声阖上,盛广煊手插裤兜坐在床边。

    “你倒是魅力大。”

    见颜秋意并没有搭理他的意思,他也不恼,抬手便去擦她额上的血迹。

    颜秋意冷冷的别过头,在残留在体内的迷烟跟麻醉药的作用下,她并没能挣开盛广煊擒住她下巴的手。盛广煊死死的捏住她的下颌,另一只手在伤口上轻轻的拂过,像是带着怜惜一般,“疼吗?”

    颜秋意没有说话。

    “我的心却比你疼一万倍,秋意,我那么喜欢你,你为什么就不愿意跟我在一起呢?整个盛家都在我手里……”说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盛广煊的情绪又开始失控,他的手掌用力的按压在颜秋意的伤口上。“整个盛家都在我手里,没人能阻止我们在一起了。”

    “你做梦!”

    少女淡淡的声音在空寂的房间里响起。

    盛广煊一怔,他忽然笑开了,“秋意你说什么,你年纪小不经事,说错话了我不归你。来,你再说一遍,你应该怎么说?”

    她闭了闭眼睛,眼前似乎闪过那恍若噩梦般的一幕……

    ***

    “开枪啊,秋意,”男人嚣张的声音仿佛就在耳边,“乖,听话,只要你照我说的做,我就可以不计较你妄图离开我这件事。只要你听话,我愿意原谅你,重新为你设计人生,属于……我们两个人的人生。”

    一身军装的萧君扬略带关切的目光落在她身上,“小师妹,你……”

    ***

    小师兄说的那句话是什么来着,闭着眼睛的颜秋意竟然一时想不起来,是……是什么来着?

    “说话啊,秋意,不要想着逃避,秋意……”盛广煊还在那边喋喋不休的说着。

    小师兄说的是什么来着?

    “秋意,你……”

    剧变发生的太突然,不过一瞬之间,盛广煊一句话还没说完就卡在喉咙里,下一秒他整个人被少女压倒在床铺上无法动弹,脖颈上横着的碎玻璃片刺进他的皮肤,渗出的血液格外刺目。

    颜秋意鲜血淋漓的手握着碎玻璃片,她神情冷酷,锋利的玻璃片割着盛广煊的皮肤,她手下慢慢用力,声音缓慢而坚定不移。

    “我的人生……没人有资格去设计!”

    身侧床头灯灯泡生生被捏碎,沾染的残存血液顺着灯壁缓缓流淌下来滴在雪白的床头柜上。

    (这两天赶论文赶得焦头烂额,三天要写四篇论文感觉要疯了,明天就解放了,嗯,更多少好呢?)(未完待续。)

    还在找”重生之恰恰年华”免费小说?

    : ”” ,,精彩!

    (m..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