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恰恰年华 第二十七章 收拾
作者:宋颂的小说      更新:2018-01-13
    r27

    林嘉年两只手指夹着纸页,看的聚精会神,时而眉头紧皱,时而会心一笑,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在什么传世佳作。然而事实上,他不过是在偷看颜秋意收到的那封情。

    不!要!脸!

    林嘉年暗戳戳的读完了信,一抬头就见颜秋意靠在沙发扶手上似笑非笑的看着他,这么长时间他居然没有发现!

    “艾玛,吓死我了,吓死我了,小颜姑姑你进来都不吱一声!”

    这魂淡道貌岸然的还把自己说成了受害者?

    颜秋意冷笑,“我出声了,你看的那么开心没注意到怪谁?”

    林嘉年直觉不对,又说不出来是哪不对,他将信将疑的把视线挪回来,就听得颜秋意冷的像刀子一样的声音扎过来。

    “那信……好看么?”

    林嘉年被问得一愣,接着反应过来,他哈哈一笑,像是被点了笑穴一样根本停不下来,“小颜姑姑你不知道,给你写情的人真是太逗了,整整三页纸写的满满登登,从初见写到近况,各种引用名人名言,各种畅想未来发展,中间还夹杂着几句语法错误很多的英文表白,哦,对了对了,他还对你俩的未来做了个简短规划,包括找什么工作在哪找工作买多大房子,生几个孩子,还有跟不跟父母住都写出来了。妈呀这小孩简直就是人才。给你写信这人简直……”

    “看的那么开心,你特么还知道那是给我写的啊!”颜秋意狂飙到临界值的怒气隐忍待发,她把信按折痕折好塞进信封放回包。又把包拎起来放在办公桌上。

    “哈哈哈哈……啊?那个……我是……”得意忘形笑得嚣张的林嘉年像是没电了一样,立刻就卡了壳,“那什么我不是顺手帮你看看么……你想啊,你跟我七叔你俩什么关系,童养媳啊,那以后你要是成了我七婶我不得当个护花使者提前预习一下……”

    看他言之凿凿煞有其事的样子,颜秋意几乎要以为是自己小题大做了。可见这魂淡颠倒黑白混淆视听的能力,他特么哪适合经商。分明适合从政。

    “顺手顺到我包里来了?还那么巧就顺手把我放到夹层里的东西给拿出来了?不问自取这什么行为你知道么?这种行为的性质你知道吗?三年以上五年以下情节严重的七年,在古代你这是要割断手脚浸猪笼的!”

    颜秋意说话声一声还比一声高,到最后掷地有声的恨不能在地上砸出个坑来,整个人气场简直两米八。反观自知理亏的林嘉年气焰一下就熄了。整个人也萎了,长手长脚高高大大的身子越压越低最后直接缩成一团。

    “哟,我们林少这是心虚了?当初义正词严指责我的时候怎么不见你心虚啊?”颜秋意撸了撸袖子,“除了这封信,别的你看了吗?”沈放给的档案袋可别让这货给看了去,到时候这祖宗不知道会作什么孽!

    “啊?情不止这一封啊?还有别的?放哪了?”林嘉年茫然,感受到颜秋意如同实质一般的目光立刻斩钉截铁的否认,“没有,我就是拎你包时候拉链开了。露出里面的信封我好奇才抽出来看的……别的东西我动都没动!”

    指天发誓立正清白的某人如是说。

    颜秋意翻了翻,发现林嘉年说的是实话,气也消了点。林嘉年凑过来,“小颜姑姑,你包里还有多少情……啊不,信啊?”

    她微微一笑,目光是无法言喻的温暖和煦,“想知道?来我告诉你……”

    孩子犯二老不好。多半是费了,揍一顿就好。

    也不枉费她天天起早贪黑的练武背人体经络穴位图。刚好给这熊孩子舒舒筋活活骨,她也提前练练手别到时候怯了场。颜秋意掰了一下指节,走了过去。

    或许是颜秋意冷脸发火的样子太过深入人心,当下林嘉年居然没什么反应,愣愣的任由她伸手过来。

    “啊~姑奶奶~姑奶奶我错了……”林嘉年的惨叫隔着隔音效果极好的办公室里飘出来。

    “这里疼说明你颈椎不好……”

    “这是胃经,你胃不太好啊大侄子……”

    “哟呵这也疼啊,啧啧年纪轻轻的肝不好……”

    “哦对了忘了这了,这可是好地方疼吧?不疼你就离死不远了!”

    林嘉年的惨叫从一开始的凄厉尖刻到最后的气若游丝,不是他不想起来,而是他挣脱不开,不知道颜秋意按了他哪个穴道,他整个人麻的一点力气没有怎么逃脱颜女魔头的魔爪?

    颜正泽忙完手头的事进了办公室,就见颜秋意神清气爽的在那刷刷翻,而原本生龙活虎的林嘉年脸色惨败神情萎靡的瘫在沙发上,跟那垂死之人没什么差别。

    “这是?”

    颜秋意乖巧的笑了笑,“嘉年哥哥说他最近总是腰酸背疼的,我不是在师父那学了点吗?就顺便给他按了一下,他这就是亚健康,赶明儿去医院检查一下,有病得治啊!”

    她在最后一句话上加重了语气,吓得林嘉年又是哆嗦了一下。颜正泽将信将疑,“嘉年,要不明天颜叔带你去医院看看吧,年纪轻轻的……”

    “不不不……不用了。”他最后三个字都带了哭腔。

    林嘉年都快哭了,他被这小祖宗收拾了一顿还有苦不能言,说出去谁信?自己人高马大的让小姑娘收拾的毫无招架之力,他敢保证他要是把自己偷看了颜秋意的情结果被揍这件事说出去,那后果一定很美好。

    “哦,对了,爸爸你送我回家吧,我还得训练时间上有点来不及了。”

    颜正泽担心的看了一眼奄奄一息的林嘉年,“嘉年,要不颜叔捎着你去医院?”

    “没事颜叔,我没事了,晚上有个局,我得去找我发小了。颜叔伊伊我先走了。”

    林嘉年挣扎着起身,他摇摇晃晃的站起来径直往外走,一出门‘哐’的撞在门框上。

    颜秋意龇牙,啧,挺疼的吧得?

    (今日天气晴好阳光明媚,来投一投月票积攒积攒元气吧~)(未完待续。)

    还在找”重生之恰恰年华”免费小说?

    : ”” ,,精彩!

    (m..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