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恰恰年华 第八十七章 日常
作者:宋颂的小说      更新:2018-01-13
    r87

    颜秋意中午去了趟老夏家,还没等进小区,隔老远就看见夏守义等在那。

    夏家老家的房子是在乡下盖的砖瓦房,整整齐齐连幢的六间屋子,红砖碧瓦的看上去格外气派。后来家里的儿女都到市里来发展,隔得远把老人放家里也不太放心。于是兄弟姐妹几个人凑钱买了现在的房子,兄弟三个拿大头,两个出嫁的姑娘象征性的拿了小头。就这么住着住着也有七八年了。

    “姥爷,外边日头多大呀,你怎么在外边等着啊?”颜秋意抱怨了一句,赶紧拽着夏守义往荫凉地走。“天这么热,你要是中暑了得多难受啊!”

    夏守义乐呵呵的笑了笑,满脸慈爱的看着小外孙女,身上一股浓浓的烟味:“也没等多长时间,你小哥跟小弟刚进去,我寻思在这边等会你。”

    颜秋意差不多有半个多月没来她姥姥家了,忙着学跆拳道学琴给叶正阳送饭,还要看学习操心装修。她有些愧疚,打小夏守义和沈娟就最疼她,有点什么好吃的都特地给她留出来。就是她后来去了b市每次回来的时候,也都跟过年似的热闹。

    颜秋意拉着夏守义,“姥爷姥爷我给你擦擦汗,家里有雪糕吧,等会去你吃块雪糕,好好凉快凉快。”

    “哎,好嘞!”

    “良良呢?”

    “他跟同学去植物园了。”

    进了家门,夏守义压不住烟瘾去阳台抽烟了。一向是家务小忙人的安安难得清闲的坐在沙发上抱着夏斯礼看电视,反倒是夏凡礼拿着笤帚扫地。

    “哎哟,小哥真勤快。”

    安安扭头看了一眼颜秋意,“那哪能不勤快啊。我们这小忙人来了,也得表现表现不是?”

    “嘿嘿,姐我都想你了,你想不想我?”颜秋意到冰箱给夏守义拿了支绿豆雪糕,又给自己和安安一人拿了块奶糕,“小哥,小礼你们俩吃什么的。”

    安安换了个台。“别给小礼拿了。舅妈说他昨天凉的吃多了拉肚子了。”

    夏斯礼委委屈屈的嘬了嘬手指,白白嫩嫩的脸上现出一丝挣扎,一对跟黑葡萄似的大眼睛转了转。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姐姐,我听话,不吃雪糕。”

    夏凡礼刚好拖完地,因为是从外往里拖地所以很快就干的差不多了。“我要个绿舌头吧。”

    颜秋意扒翻了一下。找到绿舌头雪糕。这雪糕滑滑溜溜的跟果冻一样,她有段时间也挺喜欢这个的。后来都没大有卖的了。

    四个小孩一溜排开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电视内容是暑期档常驻品目西游记。前奏刚一响起,夏斯礼就扯着她的衣服介绍:“姐姐,姐姐。你看,猴儿!”

    “嗯,猴儿!”颜秋意被他这小模样萌翻了。“吧唧”一口亲在小脸蛋上。

    这大眼睛,这小模样。真萌!继承了父母全部优点的夏斯礼长的特招人稀罕,不像后来二舅再婚生的那个女儿,小鼻子小眼驴行霸道不讲理。

    “姐你今天没上学啊?”颜秋意问看的津津有味的安安。安安开了学就念高三,现在虽然是暑假,但是依着学校对准高三生的政策,一个多快两个月的伏假被缩成了可怜的十二天。

    “运气好呗,我们学校补课让家长给告了,老师说先歇两天,等明天再去后街的补习班上课。”

    颜秋意默,果然上有政策下有对策,怪不得能教出那么多人才,学校的智慧是无穷无尽的。

    “哦,对了,舅妈在后面做鱼呢,知道你来特意给你做的,看你面子多大。”

    颜秋意瞬间心花怒放,“小哥你一会给我挑刺不?”她喜欢吃鱼但是不会挑刺,自己挑的话每次总是把自己卡的嗓子疼。

    夏凡礼好脾气的说,“肯定的,我妈都交代好了。”

    安安嫌弃的看了一眼颜秋意,往旁边挪了挪,表示自己誓不与此类人为伍的坚定决心。

    蒋芝最近跟夏家二老的关系缓和了不少,特别是沈娟,两个人经常在周六周天蒋芝休班的时候一起去逛街买菜什么的。夏楠一家周末基本上算是常驻夏家。

    吃饭的时候颜秋意亲眼看见沈娟给蒋芝夹了一筷子菜。

    颜秋意笑得很开心。

    饭桌上倒是没有食不言寝不语那一套,人多吃饭也热闹,大家聊着聊着就说到坐席的事儿了。

    坐席就是北方方言,类似于谁家结婚请客吃饭一类的。

    “伊伊那么一大点的时候,我就总带着她去坐席,她运气也好哪回都能赶上,安安可不行,要不就是上学,要不就是别的事。哎哟,那么大一块肥肉片子伊伊一口一个。”

    安安夹了个藕盒,酸溜溜的,“就是小丫头片子运气可好了,吃完了还回来炫耀这个菜好吃那个菜香的……”

    颜秋意嘿嘿一笑,那模样敦厚老实极了。

    “可不嘛,那时候去坐席人家都稀罕她,带回来的折罗都给她好的。”沈娟问道,“伊伊你还记得吗?就老吴家那老太太每次见你面都叫你小磨头,她家孙子结婚,我去前老多人都问你呢。”

    颜秋意把碗里的鱼肉吃光,她摇摇头表示自己没什么印象,多久的事了,早忘脑瓜后去了。

    夏守义吃完了,手里端着一壶沏的酽酽的茶。“她都多长时间没坐席了哪还能记得,许院长他儿子明天结婚你去不,姥爷带你去?”

    “许院长?谁啊?”

    饿坏了一直闷头吃饭的夏楠一听,“伊伊不知道吧,六几七几年的时候不是运动上山下乡么?那时候……还没有你也没有你小舅,村里分来个白面生说是要改造,你想咱这多冷啊,大冬天的差点没冻死在牛棚里。你姥爷是生产队长,给他送去的厚被子、吃的、用的……”

    颜秋意有点印象,她记得夏秋好像说过这事。

    “……那时候知识分子不值钱,肩不能抗手不能提的,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的,下个地都把秧苗给踩了……他刚来净受欺负,你姥爷心眼好把他掉去管账了。后来回城,当了医院院长,人家也挺有良心的,逢年过节打个电话什么的。”

    沈娟点点头,“许院长确实挺有良心的,你上学那年你姥爷不是有病了么?去了省里的医院咱都摸不上号,还是人家忙里忙外给办手续垫的医药费。”

    哎哟,还有这事!

    颜秋意跟听评似的听完夏楠说评一般抑扬顿挫的描述心里很好奇,她跆拳道班今天结课,古筝和琵琶学的也差不多,跟老师请个假应该没问题。

    “姥爷姥爷,我跟你去,我跟你去,那是不是有好吃的好喝的好玩的?”

    (感谢枫叶w飞舞的月票)(未完待续。)

    还在找”重生之恰恰年华”免费小说?

    : ”” ,,精彩!

    (m..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