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恰恰年华 第七十一章 有求于人
作者:宋颂的小说      更新:2018-01-13
    r71

    萧君扬找她什么事颜秋意心里大抵是有点谱的,她虽然有时候反应慢了点但也不是跟个傻大姐一样对事情全然无所知。

    康牟当初对她的评价用通俗的话来说就是情绪太毛躁,性情外露,脸上藏不住事,耐心不够,总而言之一句话,不稳重!

    颜秋意端着小半杯大麦茶一口一口的啜着,神色看上去轻松极了。

    然后康牟就各种锤炼她,包括跑步、抄、练字整理古籍,以及数佛豆。规定时间捡不完不许吃饭不许喝水不许看不许玩手机。

    不过这样古板的法子效果倒是意外的好,最起码颜秋意现在的耐性有了很大的改善,不似原先那般浮躁。她打定主意只要萧君扬不开口她就什么也不说,毕竟……她壳子还嫩不是?

    祁霖把肉片放在烤炉上,拿着钎子来回翻转。时不时看一眼萧君扬。

    萧君扬右手支着额头,偏着头朝向颜秋意这边,视线停留在桌子上的某处,他食指微曲,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的敲击着桌面,声音极富韵律。

    她的思绪在敲击声中逐渐飘远。

    自从那天吃过饭之后颜正泽就正儿八经的找颜秋意谈了次话。

    “伊伊,你聪明,爸爸知道你跟别的孩子不一样。”颜正泽有点醉醺醺的,但是说出的话却条理清楚根本不像醉酒的人会有的反应。

    她咬咬嘴唇,抬头看了一眼颜正泽。

    颜正泽摸了摸颜秋意的小脑袋瓜,叹了口气,“普通人家的孩子每天就琢磨着怎么吃怎么玩怎么花钱,良良不就是这样。哎呀,我大姑娘年纪不大就开始考虑大人该考虑的事了。”

    “我没有……”

    “那照片不是你看见的?给你君扬哥哥的电话不是你打的?板砖不是你拍的?”

    颜秋意词穷的无法反驳,她卡巴着眼睛可怜兮兮的望着颜正泽。

    昏黄的路灯照在他的脸上,斑驳的影子交错着看不清他的表情。

    “尽力而为,爸爸会一直为你骄傲的。”

    五花肉片被烤的“滋滋”响,泛着香气的肉片被用筷子夹着递到了她嘴边,颜秋意行动快过思绪,张嘴吃了进去。

    萧君扬拿着筷子,脸上带着笑意,“好吃吗?”

    “不错。”

    颜秋意扬扬下巴,“祁霖哥哥右手边的那片肉好了。”

    祁霖看着平时高冷的要命恨不能一收拾他一个准的萧君扬,任劳任怨的前后投喂着面前这个娇娇俏俏的小姑娘,又是擦嘴又是喂水,一顿饭下来小姑娘基本上没怎么动过手。

    他揉了揉眼睛,觉得自己出现了幻觉。

    萧君扬抽出张纸巾给颜秋意擦擦嘴角,殷勤的模样不但刷新了祁霖的三观,就连她自己也是有点消受不了,有句话怎么说来着?

    最难消受美人恩!

    颜秋意打量了一下萧君扬那张俊美到不行的帅气侧脸深以为然。

    饭饱茶足就该谈正事了,萧君扬双手交叠说,“伊伊……”

    颜秋意一摆手,从自己的包里抽出一沓白纸和一支铅笔,然后把萧君扬放在凳子上的公文包垫在下面,做了个洗耳恭听的姿势。

    说来说去逃不开四个字:荣兴药厂!

    萧君扬唇角一勾,“伊伊真聪明!”

    颜秋意:“这事大家都知道能不能有点新意?”

    萧君扬是想让颜秋意认真回忆一下那天遇袭时候的场景,以及当初见到李健时候的场景,说是案情陷入了瓶颈而对方又实在太过狡猾一时无从下手,想着颜秋意毕竟是两件事的重合点,没准能从细枝末节中推测出些什么。

    颜秋意起先有些不解,不过转瞬间她就明白了。

    当初遇袭时候他们几个人是直接坐上萧君扬的车就走了,现场遗留下什么线索并不知道——没准有人提前清扫了现场抹去线索呢,而李健出现在他儿子附近时候身旁没准有人监视着,而萧君扬去时只单单见到他一个人。

    这样就说的通了。

    但是……

    “多长时间的事你们怎么现在才想起来问?”

    萧君扬顿了顿,组织好语言:“中途发生点小事故,线索断了。”

    当初是想着既然抓到了关键人物,那么就能够省时省力一些,再加上叶正阳和他的私心,写报告的时候两个人都默契的没有提到颜秋意的影子,算是对小姑娘的保护。而现在,李健嘴紧得很,不但一点东西没问出来,昨天晚上还出了事故,现在人还在医院躺着没醒过来呢。

    “李科长?”她问道。

    萧君扬点点头,祁霖神色严肃的站在门边打量着周遭的环境。

    颜秋意闭上眼睛回忆了一下,毕竟时间隔得有点远,她也不能够完全保证记忆一定准确。她在白纸的边角处磨了磨铅笔芯,然后握着笔开始往纸上画着什么。

    萧君扬站起身离开了桌子,给颜秋意留了一个相对安静的环境。

    ——虽然他并不对一个小姑娘的画技报什么希望,但面子还是要顾及的。

    他可是亲眼见着某个小男孩把鸡蛋化成鸭梨的。

    死马当成活马医,萧君扬其实没报多大希望,虽然听颜正泽说小姑娘记性好,但是当时的情景过去这么长时间他也不敢打包票,不过多条路总归是好的。

    颜秋意抿着嘴一边回忆一边动手画,她画的东西还是能看的,大学时候迷了一段时间动漫,嗯,就是银魂,喜欢到了疯魔的地步。当时为了把动漫里的人物和场景一一复刻出来,她还特意看了很多这方面的学习,力图将它画出来并且画好。

    这其中不乏自己自由发挥的部分。

    后来,画着画着就有点画烦了,她这三分钟热度的劲就转移到别的上面去了,不过不过当初练的基本功倒是没落下,偶尔性质上来了还在本上即兴作画什么的。不说十足十的像,但最起码的特征还是一应俱全的。

    房间里很安静,只有颜秋意“沙沙”动笔的声音。

    十多分钟之后……

    “这你画的?”祁霖站在手拿一沓白纸的萧君扬身后有点难以置信。

    “嗯。”颜秋意点点头,她画的应该没那么难看吧,怎么祁霖一副吃了翔的表情。

    萧君扬倒淡定的很,他手指点着几乎将原本场景重新照搬过来的纸张看了祁霖一眼没有说话,当然如果能忽略他最初倒吸的那口凉气就更完美了。

    “行了,这个图我会好好看的,你下午不是要练琴吗?我送你去。”萧君扬扭头把纸张递给祁霖,嘱咐说:“你先在这等会我一会就回来。”

    直到关上门的那一刻,颜秋意还清晰的听到祁霖的嘀咕声,“现在的小孩子都那么了不得么?”

    啊……

    原来画的不难看啊……

    还在找”重生之恰恰年华”免费小说?

    : ”” ,,精彩!

    (m..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