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恰恰年华 第四章 姐弟
作者:宋颂的小说      更新:2018-01-13
    虽然颜父颜母没什么感觉,但在颜夏凉眼里,今天的颜秋意看上去还是有些不太一样,不像往常那样大多数情况下木呆呆的说不过自己就着急,今天的颜秋意上嘴唇一张下嘴唇一合嘴里损人的话一套一套跟卖假药似的……尤其是看他的眼神,忒瘆人!

    他打了个寒颤,放掉水池里的水,将碗筷一一用白布拭干放进碗架挡好布帘,再用抹布擦了一遍厨房,一切收拾停当之后继续思考。尽管从他看来,昨天的颜秋意和前天的颜秋意略有不同,正如同前天的颜秋意和昨天的颜秋意略有不同一样,但是这跟今天的颜秋意和昨天的颜秋意不一样的地方还是有本质性区别的(什么鬼……)

    当然,要是以多年之后的眼光来看,颜夏凉眼中大概颜秋意的变化应该就是,前天还是撒比,昨天就变成了逗比,今天就忽然成为金刚芭比。前两者虽然不同但本质上是一样的蛇精病,而后者……忽然就感觉战斗值爆表不是一般二般的不好惹。

    思及此处,颜夏凉把抹布一扔,决心去探个虚实。

    而颜秋意一边却是正在忆苦思甜追忆往昔。

    颜秋意房间摆设跟颜夏凉的大致上是一致的。进门就是床,床对面是一米见宽的立式衣柜,斜对面放着做工精良木质橱和桌。值得一提的是,这些床啊衣柜啊橱啊桌子啊全都是颜秋意那基本上十项全能的大姨夫一手打造的。

    颜父颜母在颜家姐弟身上一向舍得花钱,尤其是在学习方面,所以虽然才小学,橱里也摆放了不少籍。杂七杂八的诸如《十万个为什么》,《世界未解之谜》,《伊索寓言》,《哈利波特》,《窗边的小豆豆》,《西游记》,《水浒传》,《三国演义》,《红楼梦》,《小王子》,《舒克贝塔》,哦,还有一大打《童话大王》。

    桌上靠门位置是一摞课本,而靠墙的位置则摆了满满一排。她大致瞄了一眼,什么《黄冈小状元》,《奥数举一反三》,《同步作文》,《教材全解》,《小学生优秀作文选读》,《小学创新一点通》,《挑战奥数与思维训练》,《好词好句好段》等等,林林总总一大堆几乎占了桌子的三分之一——嗯长一米二宽八十厘米的桌子。她拉开椅子坐了下来,笔袋开着,里面放着两支圆珠笔一支钢笔一支铅笔一块橡皮和一把直尺,桌子上摊开了几张试卷上面有些许褶皱,旁边放着几张草稿纸,自动铅笔和橡皮被扔到桌角,修正带被塞到一摞的缝隙间,而英雄牌子的钢笔就敞盖放在试卷右边。

    颜秋意顺带看了一眼草稿纸,上面长长的几道划痕,似乎泄愤似的连纸页都戳破了——一看就是做题不顺利的样子。想起她高考前那段时间烦躁的恨不能把桌子上的一股脑扫到地上折铅笔掰橡皮扯透明胶带试卷撕了扔下水道,颜秋意

    嘴角抽了抽,原来做题受挫乱写乱画乱扔东西是她从小就培养起来的习惯啊。她拿起钢笔在草稿纸上划了划看到现出蓝黑色的划痕以后,轻轻地盖上了笔帽。

    颜秋意把凳子推进去,扑到床上,一把捞过床上半人高的洋娃娃搂在怀里——这是她四年级时候安安表姐送的生日礼物——翻了个身闭上眼睛躺在柔软的床铺上。

    真好,又回来了,真好。

    她从未想过有一天能够回到十八年前的今天,父母身体俱安,小弟尚未离家。

    真好!

    眼角有些许湿润,颜秋意揉了揉酸涩的眼睛,朦胧中看见不过寸许处一张放大了n倍的脸……看轮廓,怎么看怎么像颜夏凉那个熊孩伢子。

    熊孩子吓唬人,马丹……

    颜秋意抬脚就踢了过去。

    只听“哎呀”一声惨叫。

    “装,哎,接着装,你装挺像啊颜二良。”颜秋意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她压根没使劲,小兔崽子还在那边唧唧歪歪哼哧半天。

    言毕,颜夏凉立马收了声,有些不好意思的摸摸后脑勺,往些时候他使这招的时候颜秋意可是立马就上当了,今天倒是学精了。

    看见颜夏凉出现在自己跟前,颜秋意几乎是立马就明了了这小子的来意——开玩笑好歹一母同胞相处了二十来年,他肚子里的弯弯绕绕她能不知道?她小时候给人的印象确实有些不机灵,在跟他的交锋中总是吃亏的那一个,颜夏凉次来无非就是觉得今天她的举动有些奇怪,换言之,就是今天在她跟前没占着便宜颜夏凉来探听虚实来了。

    九岁的颜秋意是不如九岁的颜夏凉聪明,但是二十七岁斗智斗勇许多年的颜夏凉怎么可能输给九岁的熊孩伢子呢哼!

    “我怎么觉得你忽然之间聪明了呢?”颜夏凉也不含糊开口就问。早把自己从电视剧里学来的虚则实之实则虚之忘到了脑后。

    颜秋意坐起身靠着床头,看着颜夏凉不客气的拖鞋上床盘腿坐着的举动挑了挑眉,这是要拉长战线的节奏?“我那是不跟你一般见识,以前那是纯让着你,好歹也是当姐姐的,总要给弟弟点面子。”

    颜夏凉颇不以为然,“唬弄傻子傻子都不信,你昨天还跟我抢零食吃,就这样还叫让着我,吃饭还跟我……”颜夏凉想起今天吃饭的时候颜秋意给他夹菜的举动就更觉怪异,他可从来没从颜秋意身上感受到姐姐的关怀……咿,感觉好奇怪。

    “此一时彼一时嘛,好歹我也是马上上初中的人了,怎么能跟你这种小学生一般见识呢。”颜秋意眼珠转了转说道。

    “不就是比我早上几年学么,你也就比我早出生十五分钟得意什么。”

    “早出生十五分钟我也是你姐姐,”颜秋意晃了晃头,抬手敲了一下颜夏凉的小平头,“到哪我都是你姐姐!”

    你小子要再敢跑到澳洲去姐一定弄死你没商量。

    颜夏凉捂着被敲得地方低着头没说话,不知在思考什么,颜秋意推了推他才缓过神。

    “嘿,宝贝,打傻了?”

    颜夏凉一脸嫌弃的推开凑过来的颜秋意,“肉麻兮兮的,谁是你宝贝,还马上就初中生呢,这么没皮没脸。”

    “没皮没脸咱俩可是半斤八两,大哥笑话二哥可就没意思了啊。”

    “话说你准备考哪个学校?爸妈问你的时候你一直打哈哈。”

    考哪个学校?这话吧颜秋意问的一愣,她一时半刻还真没想过这个问题。重生前她小升初时候是报的比较稳妥的离家稍远的一中,录取分数线不算高,完全适合她这种平时学习中不溜的学生。而现在……水往低处流人往高处走,她的目标大概应该是本市最好的初中十七中吧。那个她重生前无比钦羡的学校。

    说起来颜秋意和颜夏凉小学初中高中都不在一块读。

    颜秋意姐弟俩成绩一向不甚突出,但也还是有区别的。三四岁的颜夏凉被送去了l省老家照看,而家中长辈重男轻女不喜颜秋意,致使父母工作繁忙无人照看的颜秋意不得不早早的被送去读,h市最好的小学师范附小。然而她的运气并没有一直持续,小升初考试时候为了稳妥选了离家稍远水平一般的一中。而颜夏凉虽然成绩同样不显山不露水,但架不住他运气好,适龄上学选了个可以直升初中的小学,h市实验小学,更别说实验中学的教学水平更是排在前几。后来中考颜秋意考进了实验中学,而颜夏凉则选择了一中,两人刚好掉了个个。

    不过,依着当年颜秋意小升初时候和中考时候的成绩满可以选择最好的学校,可惜她那是不自信,压根没想到自己会有瞎猫碰到死耗子的一天,只选了保底的学校,所以就这么跟心心念念的学校擦肩而过。

    现在重来一回,她自然不会允许这个遗憾再度发生。

    “当然是十七中了,这是我一直以来的目标。”

    颜夏凉有些讶异,“十七中?你前两天不是还有要考一中的意思么?”

    颜秋意笑了笑,她家弟弟没有笑话她这点她很欣慰,“那是做给爸妈看的,跟你当然得说实话了,咱姐弟俩谁跟谁啊。”

    颜夏凉点点头,心里涌上一股莫名的滋味,从小到大他们姐弟俩吵归吵闹归闹,大多数时候都是互相通气没有秘密的,很多时候还都是替对方在父母面前打马虎眼。“秘密?”

    “当然是秘密了。”怎么说也要给爸妈一个惊喜了。

    颜夏凉想了一会爬起来穿上鞋,“我去看电视了。”说完甩门就走。

    咦,这就走了?再唠五块钱的呗?颜秋意看着门想到。

    仿佛听到她的内心呼喊,房门再度打开,露出颜夏凉黑黝黝的脑袋,看上去颇不情愿,逆着光看不见他的表情,“那个……那个,你好好加油啊,我到时候帮你问问十七中的分数线。”

    “好哒,最喜欢良良弟弟了么么哒。”

    “什么乱七八糟的哼。”

    门“哐”的一声再度被甩上。

    口嫌体正直的骚年呢!颜秋意轻笑出声。

    嗯,她颜秋意的弟弟一向很好很懂事嘛!

    还在找”重生之恰恰年华”免费小说?

    : ”” ,,精彩!

    (m..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