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恰恰年华 第二章 重生你好
作者:宋颂的小说      更新:2018-01-13
    即便时隔多年,颜秋意仍然对这周围感到熟悉而亲切。

    抛开脑子里杂七杂八混乱的思维,她深吸一口气,闭上眼睛感受着空气中涌动的芳草气息,有别于十几年之后无尽的污浊之感。已是傍晚,夕阳斜斜的垂着露出半边脸羞答答的不肯见人。拐过道边立着的原木墩子就是垃圾桶,颜秋意看了一眼,下意识的把手里垃圾往旁边的垃圾筒一扔。

    颜秋意家住的小区并不大,堪堪几栋楼的光景。出了小区往前再走十米就是陈家包子铺,里面的包子堪称一绝,她上学起晚了总会买个包子在路上边走边吃;包子铺对面是严记食杂店,里面头发花白的老爷爷衣服总是板板正正,哪怕是最热的夏天扣子也要扣到最上面一颗;往东是这条街唯一一家超市,里面东西称不上应有尽有但也算物美价廉……

    正想着,颜秋意被人从后背拍了一巴掌。

    “伊伊,干嘛呢?”

    嗞,手劲真大!

    颜秋意扭头,看见一个长相颇为秀气的小正太大汗淋漓的托着个篮球边擦汗边盯着她瞅。她嘴角抽了抽——话说,这孩子……谁家的来着?

    秉着输人不输阵的劲头,她回道。“准……准备去帮我妈买瓶醋。”

    小正太再度擦了擦汗,没在意颜秋意支楞个脖子的蠢样,“那行,明天把你作业借我看看,有几道题不会做。”

    颜秋意歪着头想了一下,实在想不起来作业是什么了——谁还能记得起十几年前某一天的作业内容!所以她试探性的开头:“哪……哪几道题?”

    小正太扯扯被汗浸湿的衣服领子,又抹了把汗,“就是老师昨天发的那两张卷子最后几道,我先走了啊,你别忘了。”

    “诶诶,看见良良了吗?”颜秋意扯着嗓子在后面问道。

    “那边篮球架子跟虎子他们打球呢。”

    “谢了啊。”

    颜夏凉,颜秋意是一母同胞的龙凤胎,从名字的寓意颜夏凉——夏末,以及颜秋意——秋初,的时间顺序来看,颜夏凉很容易被误认为颜秋意的哥哥。然而事实恰好相反。这也就直接导致了,某个不知道尊老爱幼传统美德的臭小子从小到大叫姐姐的次数屈指可数。

    说到她这个弟弟,颜秋意就满腹惆怅。她一直觉得在母体里两个人的营养都被他一个人给吸收走了,小兔崽子从小到大都是聪明得很,大二时候经导师推荐去了澳洲交换学习,后来干脆就留在那里不回来了。一去就是七八年光景,直到她重生前这小子都没有回国的打算。他俩在外省上学很少回家,那时候颜夏凉准备出国,她刚考上研究生,而颜爸爸患上了脑梗塞,但从住院到出院老两口愣是一句话没跟姐弟两个透过,要不是她回家准备材料也不会发现这件事。

    所以,要说真有什么遗憾的事,在颜秋意心里,也就是这两件了。叛逆不肯回家的弟弟跟患病的父亲。

    颜秋意吸吸鼻子,现在有机会重来,一切都还来得及,嗯,来得及。

    不知名小正太说的篮球架,跟颜秋意家的小区说是隔了一整条街,但事实上是连通的,从出了小区几步远的胡同穿过去走几步路就能看到。没花费多长时间,颜秋意就到了篮球场,她家亲爱的弟弟颜夏凉同学穿着短袖正坐在台阶上跟人侃大山呢。

    颜夏凉旁边个子稍高的男生一转头瞄见了颜秋意的身影,顺手推推颜夏凉,“诶,良良,你姐找你呢。”

    颜夏凉回头看了一眼颜秋意,脸上的笑登时被硬生生扯成了惊吓。

    卧槽……他亲姐脸上那是什么奇怪的表情?

    “良良……”

    面上写满“我要好好对你”、“弟弟酷爱来姐姐怀里”、“爱护胞弟从我做起”的颜秋意满怀感情的一句话被颜夏凉仿佛见了鬼的眼神憋回了嗓子眼——她刚刚做了一路思想工作要好好对待她弟。

    然而这熊孩子的反应……忒让人受伤!

    “伊、伊伊,你中邪了?”

    颜秋意觉得自己的脸肯定绿了,心头仿佛有一万条弹幕齐齐发射,无数类似“f*ck!”、“s*it!”、“哔哔哔!”之类骂人的脏话像遏制不住的洪荒之力一样快要喷薄而出。

    “臭小子会不会说人话?!”

    要搁平时听到颜秋意这么不客气的话,颜夏凉非得跟她吵上一吵,没想到这次反而放心的拍拍胸脯,一副惊魂方定的样子。

    “你这样就正常多了,刚刚那样太吓人了。”

    接着他就站起身,跟围坐在一旁的几个男生打了个招呼。

    “我先回家吃饭了啊。”

    颜夏凉两步小跑迈上台阶,一边擦汗一边凑到颜秋意跟前,“哎,伊伊,咱妈做的什么饭?有肉吗?”

    颜秋意往后撤了一步,没好气的回道,“两菜一汤没有肉,一道小白菜清炒,一道清炒小白菜,还有一锅酱油汤兑醋,齁死你。”

    等一等……酱油兑醋?她是不是忘了什么了?

    一想到家中母上大人发起火来的严重后果,颜秋意二话不说抓起颜夏凉的胳膊就跑。

    “哎,你跑什么我刚打完球快累死了。”

    颜秋意头也不回,“咱妈让买醋……要不是为了找你我怎么会忘了?”

    颜夏凉被噎了一下,后背蓦地窜上一股凉气,他家太后娘娘发起火来可真是难以言喻的一场灾难。

    “真忘、忘了?姐你别吓我!”

    “闭嘴!”

    “喂,颜伊伊……”

    “闭嘴……”

    “我是说,你跑反了。”

    “……你不早说!”

    “你不是让我闭嘴?”

    “闭……嘴……”

    关键时刻人的爆发力永远是惊人的,所以直到小区里严记食杂店门口,颜秋意都是精力值max的。“严爷爷,我要一瓶……一瓶醋……”

    严爷爷摘下老花镜应了声好,慢悠悠从摇椅上站起身,把手里拿着的倒扣在柜台上,“小伊伊,你妈妈交待你的买东西你又忘了吧?”

    不待颜秋意回话,颜夏凉就插了句嘴,“她脑子一向不好使,爷爷你稍微快点。”

    体力耗尽的颜秋意没力气动手,只好狠狠瞪一眼自家弟弟,视线不经意扫过柜台上倒扣的蓝色封皮装帧古朴的线装。仔细看了看封上的字,她瞪大了眼睛,如果没记错的话……那该是明清时候的孤本吧?因为错失这本,当初她老师捶胸顿足了好久一连几天吃不下饭去,而她那些各个大牛级别的师哥师姐寄来成箱的各式籍方才让老师面色和缓一些,因此对这件事她记得格外清楚。

    颜秋意动了动嘴唇想要问清楚,不防颜夏凉一把拎过严爷爷手里的醋瓶,从她手里拽出钱放到柜台上,又扯着她往家的方向跑。这一连串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成功的让她张着嘴喝了一嘴风。

    靠……

    不得不说,血缘天性这种事情真是解释不清楚,在某些方面颜秋意颜夏凉真是惊人的相似,比如步调一致一路狂奔至楼下,再比如姐弟俩开始不约而同的放缓步伐平复喘息。

    “咱俩得统一口径,要不然咱妈得弄死咱俩。”颜秋意喘着粗气揪着颜夏凉的衣服。

    “你以为我跟你一样傻?”颜夏凉斜睨一眼自家姐姐。

    “靠,你小子没大没小的跟谁学的!我是你姐!”

    “你就比我早出生十五分钟算哪门子姐姐?”

    “早出生一秒钟我也是你姐,要不是我把你一脚踹出来你早在妈的肚子里闷死……”

    “闷死也……临临哥哥。”

    颜秋意不错眼珠的盯着颜夏凉,“什么临临哥哥,我是你伊伊姐姐……诶,临临哥哥你怎么在这?”

    跟她隔着大概六七步远的地方一个身姿挺拔清瘦约莫十六七岁的少年直直的立在那里,夕阳的余晖静静的洒在他黑色的头发,精致的五官在金色的光华映衬下,显得更加俊朗出挑。

    因为她刚才一直跟自家弟弟较劲,所以压根没看见旁边还站着一个人——宋临,楼上宋奶奶的宝贝孙子。她小时候没少缠着他跟在他身后转悠,只是她初二那年小区整改搬迁,颜家搬到了城南,宋奶奶跟着儿女搬去城西住,因为两家住得实在太远就慢慢断了来往了,不过后来倒是听人说宋临考了军校进了部队混的还不错。算算时间,这个时候的宋临应该是高一高二的样子。

    “回家吃饭啊,”宋临笑了笑,插着口袋走到颜秋意跟前抬手揉了揉她的头发,“小伊伊又在跟良良交流感情啊?”

    猛然间遭遇摸头杀的颜秋意身体僵了一瞬,她费力的抬头看了一眼宋临——没错是抬头,这个时候的颜秋意还是小小的一只,完全不是重生前那五大三粗虎背熊腰一米七七的个头和身高。一米五出头的颜秋意站在俨然一米八加的宋临跟前……这种身高压制的感觉想想就觉得微妙。颜秋意心里默默下了定论。

    看了一眼拼命跟自己挤眉弄眼的颜夏凉,颜秋意瞬间想起了正事,遂一字不停的对宋临说了句:“临临哥哥,宋奶奶叫你回家吃饭呢,我跟良良就不耽误你了,拜拜。”然后再度被等不及的颜夏凉拽着上了楼。

    进家门的前一刻,颜秋意脑子里想的还是临别时宋临脸上清逸和煦的笑意。

    卧槽,她重生之前怎么没发现她邻居家的哥哥长得有点小帅呢?

    还在找”重生之恰恰年华”免费小说?

    : ”” ,,精彩!

    (m..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