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绝世树仙 第四十四章 你笑起来挺好看的
作者:沧海有龙的小说      更新:2018-01-17
    ,精彩无弹窗免费!

    “我不同意。”

    徐清婉这一开口,就连林青夏和徐霖也都愣了。

    拒绝得这么干脆,怎么听起来像是要卸磨杀驴?

    现在徐清婉这一边,已经得到了经过杨木改造过的配方和布置而成的玉石阵法,要是徐清婉矢口否认这是杨木的成果,从法律层面上讲,杨木还真拿徐清婉没什么办法。

    毕竟没有音像、文字等有效记录,更没有像林青夏开发归元袋时,留下大量的数据和文字资料,证明林青夏主导了这个产品的研发,这也就成为林青夏跟公司共享产品收益的重要凭证。

    由于研发资金是公司投入,专利权归公司,林青夏享受署名权和相关奖励,徐清婉为此赠予林青夏百分之七的干股。

    “清婉,你这……”

    林青夏大感意外的同时,心里有些着急。

    这种卸磨杀驴的举动,看似精明,实则是一种竭泽而渔的行为。

    要是因为此事得罪了杨木,只怕没有公司的好果子吃,林青夏觉得,以自己年过半百的阅历,却说什么也看不透杨木。

    至于杨木说自己的本事,得授于一位身份神秘的人,这分明是鬼扯,至于背后到底是怎么回事,那就不得而知了。

    因此林青夏想提醒徐清婉,千万别因为不舍小利,做出这等无德且不理智之事。

    “姐姐,你这样不好吧。”

    徐霖也弱弱地说了一句,不过因为从小失去父母,跟姐姐相依为命,长姐如母,即使想表达自己的不满,也不敢针锋相对,只能小声嘟哝。

    “呵呵,你都想哪去了,我是说,杨木要求享有百分之五的技术干股,我觉得有点儿少,我可以给杨木百分之六,当然了,对于这件事,我会责成公司法务部尽快形成法律文件,杨木可要亲笔签名才能奏效哦。”

    徐清婉一见林教授和妹妹都误会了自己,她粲然一笑。

    杨木看着徐清婉的笑容,就像是生长于悬崖百丈冰之中,在花枝上迎风而俏的腊梅,散发出只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的高洁之美。

    “其实,你笑一笑,挺好看的。”

    杨木的赞扬,真的很难说有多高明。

    但分在什么场合,对什么人。

    如果只是一位姿色平常的普通女人,对她说这句话,可能只是一句不疼不痒的客气话而已,现在杨木用来赞扬徐清婉,却收到了出人意表的效果。

    笑,这种能给美女增色的表情,跟徐清婉之间绝缘。

    从小到大,从学生时代到独立出来工作管理这么大一家公司,徐清婉一向是以冰山美女的面貌示人的,常令人敬而远之,笑容若是能在她的脸上出现,那几乎就像是在茫茫沙漠当中,出现一处绿洲一般,太罕见了。

    现在杨木抓住徐清婉解颐一笑的瞬间,发出这么一句赞扬,无论是时机还是应景,都恰到好处。

    徐霖却觉得,自己的心里头怎么这么酸呢!

    “谢谢,这是第一次有人夸我笑起来好看,但你还没有回答我,我给你百分之六的技术干股,你同意吗?”

    如同美景易逝一般,徐清婉脸上的笑容渐渐淡去,恢复到原来的冷美人的模样。

    “比我预期高出一个点,美女董事长够意思,成交!”

    杨木打了一个响指。

    林青夏则暗自点头,越发佩服徐清婉情商之高,处事恰当,让自己这位年过半百的人都自愧不如。

    杨木得到公司百分之六的技术干股,比林青夏低了一个百分点,这样也就照顾了林青夏这位产品研发带头人的感受,同时比杨木期望的百分之五的技术干股,高出一个百分点,哄得杨木高兴,这一手托两家的本事,简直就是妙手天成。

    徐清婉这么年轻就能成为一家资产过亿的公司的总裁,绝非偶然。

    “对了,你说你刚才不同意我提出来的享受公司百分之五技术干股的要求时,我差点说出这么一句话,当然了,这句话现在说也无妨,也等于说是提醒了,对于你的身体,我只是暂时帮你压制,至于说延长两次发作的时间,甚至根治,我需要时间。”

    杨木答应了徐清婉提出的条件之后,酒杯一端算是成交,顺便提醒徐清婉关于她的身体的事情。

    “就算没根治,我也得谢谢你,不过我也提醒你,我这体寒症已经请过杏林高手看过,基本上没有办法根治,只能尽量延长两次发作时间,如果你能帮忙最好,帮不了的话,一旦我香消玉殒了,我们徐家就会换成另外一个人来经营公司,到那时候,恐怕就不能保证你那百分之六技术干股的待遇了。”

    徐清婉微微一笑,看样子是不以为意。

    徐霖和林青夏则面面相觑,他俩从杨木和徐清婉的对话里,品出一丝相互要挟的味道。

    杨木的嘴角不自主地一抽抽,心里说晦气啊晦气,不留神被一个小丫头给算计了。

    “呵,我没别的意思,放心好了,针对你的病,我会抓紧研究药方,帮你早日摆脱这种怪病的困扰。”

    “那我就谢谢了。”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无论是设宴答谢还是利益分配,杨木跟徐清婉之间该谈的都谈完了,该到曲终人散的时候了。

    在杨木起身告辞时,徐清婉、徐霖、林青夏,三个人一同相送,留下秘书小肖买单。

    “对了杨木,你是怎么看出那个医生是假的?”

    徐霖一下子想起这件事来,在走出酒店的路上,问杨木。

    “那还不简单,那位冒牌医生拿出听诊器的动作非常生硬,我甚至还能感觉到他的紧张,就算是医学院的实习生也不会这么差劲好吧。”

    杨木这一说穿了,徐霖方才恍然大悟。

    徐清婉已经知道,自己险些被手底下一位员工猥亵,这件事她自然会处理,现在已经夜幕降临,徐清婉准备亲自开车送杨木去往学校或者住处,被杨木谢绝。

    “再见各位,我想自己走走,你们谁都别跟着,改天我们再联系。”

    杨木一个转身,还没等徐霖叫住他,就跟跳蚤似的,一晃不见了。

    “这人!”

    徐霖被气得使劲一跺脚。

    “怪不得,怪不得啊,他不但能替清婉驱逐寒气,还能找出归元袋中药方的问题,而且身手还这么好,原来他是一位武道修者,弄不好还是一位宗师!”

    林青夏突然激动地说道。